文字砖

编辑:主要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3-30 02:20:26
编辑 锁定
古城墙上有铭文的砖又叫文字砖,目前可以看到的在通往东门宾阳楼和大北门的朝宗楼的马道上,文字砖记载了历代修建荆州城墙的漫长历史经过,反映了荆州所辖的行政区域变迁状况。“文字砖”均是特制的青砖,在规格、质量上均有严格要求。“文字砖”一般长43厘米,宽22厘米,厚13厘米,每块砖厚约4公斤。
中文名称
文字砖
地理位置
湖北省荆州市
景点级别
国家AAAA旅游景区
著名景点
荆州古城铭文砖
又    名
铭文砖

文字砖历史沿革

编辑
有史记载,荆州最初的砖城墙始于公元912年的五代十国。 即高季兴在荆州称王,建立荆南国时动员十万军民,在国都附近,四处发掘墓砖筑城,此时便开始有了砖城。他是借用汉墓砖筑城,砖上只有简单的责任铭文。至今仍有墓砖遗物存在。在南宋时,开始烧制‘专用城砖’,砖上只有简单的责任铭文,但没有年号记载。荆州砖城经历了数百年的履建履毁,到目前为止,发现荆州城墙上有年号的文字砖最早的是明初洪武年间(公元1369年),距今已有630多年。其次是洪武六年(公元1373年)所制的文字砖,再次是洪武十三年(公元1380年)所制,此砖是来自靖州府绥宁县,靖州是今湖南省与贵州省交界处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。依次有洪武十六年(公元1383年)万历十八年(公元1590年)道光二十五年(公元1845年)民国丙子年(公元1936年)。根据城砖上的铭文记载,明朝洪武至万历年间是荆州砖墙修建的高潮期,高度的责任,统一的规格,严格的纪律,是把城砖运到荆州的保障。[1] 
荆州古城的文字砖主要来自湖广行省。明朝初年,将湖南和湖北统称为湖广行省,行省最高长官为“总督”,分省的最高长官为“巡抚”,行省下设立荆州府、武昌府等府。开国之初,朱元璋采纳谋士朱升“高筑墙、广积粮”的建议,在全国不少军事重镇新修城墙并加高加长加固,荆州城也在其列。这种城砖的烧制又分为两种,一种是将城砖烧制任务分配到地方,由各地知府作为总负责,知府以下有“同知”、“判官”等提调官协调完成任务。另一种是军队烧制,由当地的驻军长官“千户”、“百户”负责烧制。
万历年间的城砖主要由军队烧制,目前,只有一块砖上面的“委官”(即监制军官)是一个名叫马斌的“千户”,其他城砖的监制军官都是“百户”。经过查阅相关史料研究,当年,在荆州境内至少有26口砖窑,窑址就在淮河两岸,窑匠来自浙江、江西等地方。

文字砖产地分布

编辑
从上面记载的产地得知,城砖非只出自原荆州地域,鄂豫陕三省交界的均州、湘桂黔三省交界的靖州、江西省的茶陵以及襄阳府所辖的均州、郧县,房县、谷城、枣阳、南漳等州、县。来自贵阳的州宜章县,湘北的常德,湘南的永州府,湘中的衡州府以及湘东的长沙府。
一块长约40厘米,宽约20厘米,厚约10厘米的城砖上刻有一些文字。例如“洪武十三年,江陵陈信忠,施砖二千”等字样,为“江陵一名叫陈信忠的人为修筑城墙赠送了二千块砖”。砖上镌刻有“州府提调官刘仕洪”、“州府提调官司吏王仁通”、“州府提调官判官孙守义”等字样。依其排名先后顺序及其官职称谓,“刘仕洪”应是城砖监制的最高长官,类同于当今的“领导小组”组长。至于王仁通、孙守义二人属“领导小组成员。[1] 

文字砖种类介绍

编辑
荆州城墙上铭文砖种类多样,多数为文字竖排在砖的一侧或两侧,也有少数横排着。有的砖上文字达数十个,也有仅有一字的砖,如 “鱼” “龙” “衣” 等。一般代指工号或者工匠字号,但是没有年号。在文字刻法上也有阴刻和阳刻,还有阴阳兼修,但多数为阳刻,在字体书法上,有行书,也有楷书,有繁体字,也有简化字。[1] 

文字砖城砖责任制

编辑
“古迹”诠释前朝岗位责任制
荆州古城墙上的文字砖以明朝为主,砖上题字体现了当初的生产责任制,城砖上的文字含有多方面的内容,如城砖的生产地、城砖的数量、砖户名、负责的提调官,具体办事小吏、烧窑匠等人的姓名均镂刻其上,城砖的书写格式有统一的要求。这样一来,如果城砖出现质量问题,则可以根据“文字砖”上的内容,直接找到相关人员,追究其责任。
铭文是十分严格和讲究的。对制砖的地方、制砖的时间都有明确的记载,对监造人,制砖人、烧窑人、制砖费用承受者和地方具体负责操办事务的官员都有详细的铭文。[1] 

文字砖荆州筑城

编辑
张居正曾为老家批条子
《江陵志余》上荆州筑城的相关文字。这本《江陵志余》主要是记载明朝末年至清朝顺治年间发生在荆州的重大史实。其中关于荆州城的修得,书上这样记载“万历初,邑人张太岳在朝,俾增甃之”。就是指在万历初年,荆州人张居正在朝庭掌权,特别命令人增加拨款修复荆州的古城墙。
同时,在公安派诗人袁宏道的《荆州城修复北城记》一文中,相近的荆州筑城史实,同《江陵志馀》所记载的筑城情况基本吻合,只是少了关于张居正的相关内容。袁宏道为何隐去了张居正对荆州城修建的功绩?对此,专家解释,袁宏道写这篇文章时,张居正已“下台”,正处于政治事业的低谷期。出于隐讳的考虑,袁宏道隐去张居正的相关内容也在情理之中。“荆州城的文字砖,对于研究荆州的历史,有着重要的实物价值……”这些文字砖,见证了荆州(沙市)历史发展的变革,为史学部门今后更详细地研究荆州的历史发展,为今人及后人更透彻地了解荆州的过去提供了翔实的史料依据。如万历年间的军队烧砖,可以从“文字砖”上研究荆州当初的驻军数量,军队管理制度等方面。洪武年间的地方烧砖,还可以从“文字砖”上了解古时的村级政权机制。前不久,南京某大学教授就从张世春出版的《荆州文字砖》上找到了明朝村级政权组织建立的史料,并大段引用。
从荆州新南门往西的藏兵洞内,其马面几乎全是宋朝的城砖,同明清的城砖又大不一样。通过砖上的文字,可以研究了解宋朝时期,荆州城市的人口、经济等方面的情况,有着极大的研究价值。

文字砖保护城砖

编辑
荆州“古迹”亟需善待厚爱
“目前,荆州的文字砖越来越少,大量文字砖流失,需要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加强对文字砖的保护……”说起荆州古城墙“文字砖”的保护,这位多年从事“文字砖”研究的长者显得忧心忡忡,不无焦虑。
张世春介绍,荆州古城墙的“爬山虎”对文字砖有着一定的保护作用,如今,大量的城砖由于得不到有效保护,在烈日与暴雨的轮番侵袭下,渐至风化,城砖上的文字也被剥落。一块块裸露在城垛之上的文字砖,得不到相应的保护,正孤零零地述说着远去的历史,最终同历史的烟云一道消逝!
除了大自然的破坏外,荆州古城墙的“文字砖”还遭遇到少数不法分子的偷盗,从中牟取暴利。张世春称,如今市场上出现了一些买卖“文字砖”的不法交易,这些“文字砖”大多来路不明,极大可能私自从荆州古城墙上盗取。同时,还有不少游客对荆州“文字砖”有意或无意的破坏。从荆州东门至北门的城垛上,一些“文字砖”被人恶意地用水泥糊上、封堵,让一些珍贵的文字史料失传。
“完整保护好荆州古城墙,给后人们一个交代……”张世春表示,荆州古城墙举世闻名,那些“文字砖”更是见证着荆州的千古沧桑,希望相关部门高度重视荆州古城墙的保护,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“抢救”文字砖,更希望每个荆州市民自觉地投入到荆州古城墙的保护中来,让荆州古城墙成为荆州人永远的宝贵遗产![2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物考古 历史